平生忠義只心知
來源: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| 作者:hhjjjcw | 發布時間: 2017-12-09 | 3111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在宋代詩壇,王庭珪并不算名震一時的大詩人,但其心懷忠義的精神與情操卻頗得贊譽。在他暮年之時,“年七十矣”,卻以一詩而名滿天下,那就是《送胡邦衡之新州貶所》。這是一首“凜然有正氣,磅礴有大義”的詩。此詩雖為送別詩,卻無傷感意,亦無憂戚色,而是真情蘸筆,心氣激揚,慷慨寄懷。

  詩曰:大廈元非一木支,欲將獨力拄傾危。癡兒不了公家事,男子要為天下奇。當日奸諛皆膽落,平生忠義只心知。端能飽吃新州飯,在處江山足護持。

  此詩以對比手法,描述了國家面臨傾覆時的社會現實。首句是比喻,大廈穩固需棟梁支撐,國家安危亦如此。其后,作者以“男子要為天下奇”句,送“平生忠義只心知”的好友胡邦衡,贊揚他忠肝義膽,激流勇進,力挽狂瀾,欲拄國之大廈傾危;以“癡兒不了公家事”句,斥賣國賊秦檜,抨擊其小人之為,屈膝投降,陷害忠臣。最后兩句,安慰好友“端能飽吃新州飯,在處江山足護持”?;壩錕此破膠?,情感卻深沉;是安慰,也是祝愿:到了所貶之地新州,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你是國之忠良,江山有知也會佑護你的。

  詩中,“胡邦衡”即胡銓,其字為“邦衡”,南宋文學家,宋高宗時進士,做過樞密院編修官。一生堅決主張抗金,反對議和,“南宋四名臣”之一。

  讀這首詩,不僅從中可感千秋忠臣之高潔,也為作者自身的一腔熱血情懷而嘆服。當此之時,秦檜氣焰熏天,甚至可以“莫須有”而定罪殺人。若無一身膽魄,斷無此等詩篇。詩人王庭珪無疑也有“平生忠義”之高德。由于此詩的“忠奸兩分明”,引得秦檜勃然震怒,繼“胡邦衡之貶”后,詩人亦因之被流放夜郎。

  聯系文章開頭,有必要多說兩句,王庭珪一詩聞名,“年七十矣”;而流放夜郎,亦是“年七十矣”。高齡成詩名,高齡又因此詩遭流放,奇聞傳世久,千古有定論。

  我知胡銓并非始于此詩,而是年輕時學宋代散文時,曾經拜讀過胡銓的《上高宗封事》一文。胡銓時任右通直郎樞密院編修官,向高宗趙構上奏章,力主抗金,收復失地。胡銓直言:“臣備員樞屬,義不與檜等共戴天,區區之心,愿斬三人頭(指秦檜和他的心腹爪牙),竿之槁街?!輩⒈硎荊骸安蝗?,臣有赴東海而死耳,寧能處小朝廷求活耶?”因這篇擲地有聲之檄文,胡銓受到迫害,并被長期貶謫在外。

  為國家大義,為救黎民于水火,胡銓以“甘俟斧鉞”之氣概,堅守忠節,慷慨陳詞,“留取丹心”,既照大地,又耀古今,實在令人敬仰。

  由詩及文,說人論世。讀此等詩詞文章,當能壯心壯膽;學此等道德精神,當能勵志勵魂。筆者以為,從某種角度而言,一部中國的古代文學史,其實也是一部民族英雄史。中華民族的千古風流人物,都在這部文學史中熠熠閃耀。屈原、岳飛、文天祥,他們既是作家詩人,又是民族英豪,并以千秋之功,引領后世。而“同是忠義見肝膽”的胡銓、王庭珪,亦當列入其中。(高元興)